江枢Dommma

大概是个假的画手也不会画画也不怎么会打游戏之类的……fo我请戳不看推荐,,我推送贼烦贼多,,


主fgo,漫威踏进去一条腿了,佛系追番。欧美圈喜欢的贼多因为不会画真人就不常产。
简单介绍一下fgo和漫威以外非常喜欢的。小宝石。弹丸。永酒。音乐剧(比如法扎法亚瑟)。梅尔罗斯(本尼演的都爱)。scp。底特律。时之歌
fgo吸的cp有莫福莫,闪恩,迦周迦,萨莫萨,北欧夫妇。
其他cp就亚梅,德哈,福华,EC,贱虫,汉康之类的热圈cp。
非常喜欢教授,侦探,以及小乙,南丁。
对scp未全面了解。
对各种奇怪病症有很大兴趣但未能全面了解。
(是个孩厨,孩子也就只有三十多个)
“只有笑容是不可控的。”

实在是太吓人了
分不清梦和现实
梦好真好真
现在几乎是不敢闭上眼睛休息的样子
梦里做的事以为自己干完了到现实里就被说很健忘
有没有治疗这种症状的方法啊
都一个多月了

是这周的总结
一些周边以及比例失调的福和自己设定的爱丽丝,以及两只崽的万圣贺图

发现自己的喜好点
西装
背头
黑发(除教授外的统一喜好)
蓝眼睛
手套
披风or斗篷
手杖
爽朗的笑容or邪恶的笑容

此外,还是严重叔控。

(妈耶我这人怎么这么猥琐x)

是这几天在学校的摸鱼
老莫宝具英文实在想不起来了
抱歉抱歉,,慎点啊,人体飞翔
那张Speaker是我原创
给奶光妈妈的服饰道歉……)

一些乱七八糟的自习课摸鱼
私设如山)
那几张老福算是祭品
总之明天给点力吧

还有一周,还有一周……坚持下去,就一定会在作业绝望的边缘见到先生……

【失落世界百年传奇】空想有罪之人①

原创
系列名暂定

Speaker.
实际上,这个职业不是最优选。它大可以去当个作家。
但究竟为什么会这样。
与其说是演讲者,不如是讲述者,或者是伪善者。但为什么选择“Speaker”这个模糊的词语?
它在演戏,用唇间吐出的文字演一个冷静而正直的人。但实际上它并不是如此。
一个人最真实的模样只在其童年时期能看到,成长会使人学会打扮。而又有谁认识童年的Speaker呢?故事里没有这样的人,即使后来写书的那个蠢货突发奇想说什么“要补全Speaker(其自身)的设定必须牵扯童年啦”这种话,估计也会是少量的东西。
没错。从本篇开始,写书的就开始犯蠢了。

童年的那些东西,是Speaker绝对不想提及的。
它已经自认为有罪,原因就在那里。
小时候,Speaker是个很开朗的人,但很任性,也很狂妄。整天梦想自己是国王,或者是公主。幻想自己的白马王子和理想帝国。甚至还会过多的引起别人注意来博取关注。虽然是个外界评价为“超级疯狂的人”的孩子,但本身还是很有主观上的道德约束的。
后来这个孩子经历了什么呢?
抑郁症
“那时候的我实在是太矫情了,简直和话唠以及公主病没什么区别。”当事人这么认为。
事实上不是这样。当时它才十一岁。
Speaker在成为Speaker的过程中反省着自己的行为。
它想到  :
        我伤害了很多事物,我做错了很多事情,我给外界留下的印象不是我想要的。我从前足够出众,但我必须从现在开始掩埋自己。以此达到我“与众不同”的强烈愿望。

Speaker接近了Speaker。

它做着完全不同于以前自己的事情,它变得冷静,漠然,甚至是无情。
“亲人 ,朋友 ,恋爱对象?已经不重要了。我是唯一的我,只有独自一人才能前路无阻。”

失去一部分人性的Speaker还保有什么呢?

保有理性,价值观和道德观
道德
Speaker为了证明自己还保有人性,即使在私人空间中,也不会做自己认为不对的事,不会想自己认为有违道德的东西。
价值
Speaker看到任何东西,心中产生任何欲望的时候,都会做一到两秒的衡量与对比。虽然这些无法时刻在行为上表现,但Speaker的确在无时无刻地思考。无论这个命题是怎样的。
理性
不仅是衡量,在表达与行动过程中,也需要进行思考。不值得做的动作,Speaker绝不会做。
这也证明,它在自己主导自身的行为与思考时犯错的几率几乎为零。
不像从前,它只遵从本能的邪性。

Speaker有两任恋爱对象
一任是女性,一任为男性。
“都提不起兴趣来。在对生命的理解上是有很大差距的”
Speaker这么评价道。
不做细讲。Speaker伤害了这两人。就是这样。

Speaker有父亲,也有母亲。
“总做不必要的关心,实际上我早已知道所有”
得到了它违反孝道的回答。

背井离乡对Speaker来说,的确是脱离麻烦。至少它自己生活更舒服。

曾想过了解神学吗?
“了解过一部分。因为太无聊而放弃”

杀过人吗?
“把现在之前的自身一一抹杀”

想过死吗?
“那是旧事,我最近在寻找现在还活着的必然理由”

认为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呢?
“最低等的罪孽深重之徒”

希望自己怎样?
“完成故事之后立刻消失,不要总是碍世人的眼,不要总做神圣世界的突出的污点”

为此,它进入了百年之梦。
思想老去,身体犹新。

醒来又进入无尽的循环

“这就是罪孽深重之徒所该承受的故事。”

灵魂不会安息,而是做无限的选择,遗忘无限的事物,进入无限的循环。

“可谁都是这样,所以我必须随波逐流,绝不能做特例,用尽所有手段应合‘平淡’!”

可惜这些都不能成为它活着的理由。

所谓活着只是肉体能被精神控制而已,可进入了百年之梦,就必须抛弃肉体。
从一开始就没有活着,一直在死亡中穿梭于幻想啊。

到底是谁说这是冒险故事了啊

开学了。朋友们再见